臺版脫口秀常爆雷

臺版脫口秀常爆雷

(圖/賀瓏Hello臉書)

甜蜜事件簿

双语:四个小技巧,让你克服”周一忧郁症”

日前「賀瓏夜夜秀」遭綠營圍剿,因來賓王志安在節目上批評民進黨「把殘疾人推上去舞臺太煽情」惹議;此類臺版美式脫口秀已經不是第一次惹議,雖然在年輕族羣流行,但何以老是引發爭議,畫虎不成反類犬?

作为攻略对象的我变成了恶役千金!?

賀瓏是否因選前與藍白陣營互動太好,選後遭綠營藉機報復不得而知,不過這已非第一次,過去多次成爲爭議人物的就是博恩夜夜秀。

博恩曾在《炎上》節目現場當着謝龍介的面,酸他「這個爸爸教育多失敗,連藏個毒品都不會,有這麼難嗎?你不是整天玩布袋戲,你兒子怎麼不知道往X眼裡塞」,謝當場垮下臉,事後也說這段並沒有出現在提供給他的腳本。

美式脫口秀在美國以辛辣、直接、犀利爲人津津樂道,在臺灣也有相當多觀衆,因此業者想移植同套作風相當合理,然而卻出現文化適性問題,更核心一點的關鍵,是移植過程忽略美式脫口秀「自嘲」的精髓。

美國是多元價值社會,種族、性向等都是敏感議題,要在美國開任何玩笑比想像中更容易踩到地雷。喜劇演員尋找刺激與碰撞、同時又不會踩到不該踩的地方,最好方式就是自嘲的藝術。

公正第三方曝光 專家認證:中市初驗複驗「沒問題」

舉例而言,美國喜劇演員開同志玩笑時,可能會同時轉頭與同性來個深吻,藉此表達「我拿你們開了玩笑,但我也有少部分你們的成分,這是對你們的調侃也是調情,就接受了吧」的意境。

梅の実画报

更敏感的種族議題,他們也會注意到自己的身分該講什麼樣的笑話,墨裔調侃自己墨裔、非裔調侃自己非裔,若想跨種族調侃,則以凸顯自己對他種族的無知來當笑點,抱歉的同時也帶來爆笑。

然而這樣的表演藝術到了臺灣,腳本彷彿像是被鄉土劇作家拿去改寫,只追求狗血淋漓,卻少了自嘲與尊重,讓笑話充滿尷尬,甚至讓人懷疑是不是找人來現場霸凌,《炎上》這節目就是如此。當事人配合還好說,要是當事人感到屈辱,這喜劇可是一點也不好笑了。

遙望南山 小說

或許,在臺灣的流行環境下,某些被貼標籤的公衆人物,有特定族羣愛把他們酸爆、嗆爆,這樣才刺激;就像有網紅爲追求流量,不惜以激烈衝突手段爭取目光,但擺到整個社會來看,缺乏尊重與人性包容的喜劇,只會造成觀看者的不適,甚至有撕裂社會的危險。在臺灣有很多美式脫口秀粉絲,臺灣人也期待臺灣能有屬於自己文化的幽默脫口秀,但在複製的同時,別忘了將人性關懷也放進來。記得,可以幽默、可以刺激,但不該少了人性。(作者爲資深媒體人)

小時 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