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園藏殺機 民進黨惹的禍

校園藏殺機 民進黨惹的禍

(圖/本報系資料照)

「身穿防彈背心,你要如何不恐懼?」專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Maria Ressa

新北市某國中3年級學生25日遭同校學生持彈簧刀連刺10刀殺死的事件,舉國震驚。大家都在問,臺灣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慘事。其實這問題應該問民進黨政府,怎麼摧毀校園安全機制的。

探討這件國中生遭殘殺事件,不必追遠,就從這1年來發生的被大家忽視,也視爲尋常的事件說起。去年底臺灣某國立高職舉辦畢業旅行,出發當天,學務主任在司令臺上要求學生把行李打開,讓教官詳加檢查,學生雖拒絕,學校仍執意完成檢查。針對這件事,民進黨立委範雲認爲學校要求全體學生將行李攤開一一檢查,是校園威權的展現,要求教育部究責。

【瑜珈美腿鍛鍊02】半哈努曼式 臀腿肌力訓練

其實範雲的這種「校園威權」思維,和立法院長游錫堃的「廉恥是君主制度的產物」,同出一系。範雲不懂學校管理學生會面對的問題,也不知當前惡性犯罪年輕化的嚴重現象,只懂得拿幾句人權口號來限制學校維護校園及學生安全的必要作爲;如同游錫堃囫圇吞棗談古文,說廉恥,卻不知廉恥爲何物。

再從法律面來談。國中及高中大部分學生都屬未成年,他們受到現行《少年事件處理法》的特別保護。既然如此,相對地,社會也有權利要求在學校校園中的少年,退讓包括允許學校突擊檢查書包等某些所謂的基本人權,給少年學生一個更安全合適的成長及學習環境。

都市之系統大抽獎

更何況《少年事件處理法》放寬了處理少年所涉事件的範圍至尚未犯罪的行爲,包括涉事少年之性格及成長環境、經常往來對象、參與團體、出入場所、生活作息、家庭功能、就學或就業等一切情狀,少年法庭都可過問。

儘管該法有這些規定,但如果沒有家庭、學校配合,這些保護或防制少年犯罪的一切規定全都淪於空談。也就因爲民進黨政府、立委太過鄉愿又半吊子,因此黑幫大舉吸收少年入幫,利用他們作爲犯罪工具。4月20日一名17歲的少年拿衝鋒槍在車水馬龍間,朝新北市土城區四川路一家當鋪掃射42槍之後,搭計程車至警局投案,這事件就是黑幫利用少年犯罪的最鮮明例證。

如今發生了國中生遭同學持刀殺死的事件,社會該檢討的當然是蔡政府把學校教職員管理、約制或及早發現少年學生不良行爲的機制和能力全部剝奪殆盡。

大家試想。如果學校可以檢查學生書包,這件慘案是不是就可事先防制?學校的老師如果能免於被不當家長的威脅恐嚇,學校的教師、職員是不是就敢於管理及干預學生的不當行爲?

修法是民進黨最喜歡搞的事。但民進黨完全執政後,只全力關注在修法迫害政敵或異議者,完全不顧社會實際需要。我認爲,臺灣可以援引美國的司法制度,思考或積極推動修法,一方面讓學校當局有權力可以檢查學生書包及攜帶物品,另方面把少年犯的某些惡質犯罪視同成年人犯罪,交由一般法庭審判。

我在末世捡兽娘

更重要的是,針對學校管教學生所引起的威脅、傷害教職員行爲,司法警察應及時偵辦處理,在刑罰上也應加重其刑,回覆學校老師們處理校園事件的能力及意願,纔能有效減少校園暴力事件。

林保怡拚男配忧古天乐亏钱

贰叁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