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納百川》國民黨何時能夠擺脫「醬缸文化」(張亞中)

海納百川》國民黨何時能夠擺脫「醬缸文化」(張亞中)

(圖/本報系資料照)

昨天黨內開始出現要求朱主席爲敗選負責的較大聲音,果然隨之而來的不是真正對敗選的檢討,而是由黨內某些高層、權貴,在敗選人侯市長領銜下,力保主席的論調,充分證實了國民黨「醬缸文化」傳統的牢不可破!

關於這次敗選後,本黨中央高層人士這幾天來的種種怪異行徑,昨天我在記者會中已經做了一些整理,特別是黨主席在敗選後不只沒有依照慣例,請辭下臺,爲敗選擔起政治責任,反而是整整幾天既不見人,也不聞聲,這難道不是咄咄怪事?

面對本黨目前既不檢討,也不負責的狀況,基層黨員早有衆多不滿。大選敗選人侯市長於敗選後回任市長,固然是理所應當,但既爲大選主帥,卻只是空口一句說由他負全責,侯市長可以無檢討,侯敗選人難道不該有檢討?不該有些具體的作爲嗎?難道回任市長就是侯敗選人唯一的負責表現?侯市長,我們想請問的是,你一人可以負得起全部的責任嗎?你要如何負責?躹個躬說聲抱歉,然後繼績回去做新北市長,當做一切都沒有發生過,就是你的負責方式?你又要怎麼去負起這個全部的責任呢?造成如今敗選之局,難道真的只有你一個人負責就可以了?這樣一句空口白話,真能對傷心、憂慮的黨員同志交代得過去?

非人学园

美日菲压缩中国南海空间

好吧!這些黨內的權貴們不去想想該怎麼跟大家交代的事,好日子我自爲之,也就了無愧色地過下去了,反正皇帝不急,急死太監,我們這些黨員們憂慮,也是我們自作多情自找的吧!他們啥事不做,黨員們對他們也沒辦法。但是誰知道,當有人要究責黨主席時,他們倒是很快就急了,馬上跳出來力保,我想請問,像這樣該急的事悠悠忽忽,不該急的事,卻爲了向他們這些權貴的「主子」交代,表態效忠,就急成這樣,大家不覺得荒唐透頂嗎?

今年四档新上市股 破发

我們特別想跟侯市長分辨分辨,你就算很想爲徵召你的主子護駕,是不是也該想想,在這個時候,該是由你領銜出來講這種話的時刻嗎?你是警界高層出身,我們想請問,當你交付一個任務給你屬下,結果你屬下把任務搞砸了,該不該追究你屬下的責任?又如果說,你屬下之所以辦砸了任務,是因爲你交代給他的執行方式就錯了,你該不該自請處分?如果有人要處分你,你屬下卻跳出來說,都是他的責任,不該追究你的責任,這時你覺得你該如何自處?你又覺得你屬下該講這種話嗎?

我們也想特別提醒侯市長,這個時候正是你該好好考慮你作爲主帥之一,究竟爲什麼會導致全軍被殲滅之後果的,如果你還真的知恥近乎勇,就該好好思考這件事,不是嗎?這個時候黨主席的去留,是該你管的事嗎?就敗選的責任而言,這個時候你跟黨主席其實是連在一起的,你覺得黨主席不該去職,是不是代表他沒有責任?而他沒有責任,是不是也代表你心裡其實也認爲你沒有什麼責任?那麼你說你負全責的話,就是在耍我們的囉!

《日股》「权」倒 日经指数晨收跌近2%

當然,我們最想跟朱主席直言幾句心裡話。今天國民黨會淪落至此,不能說跟醬缸文化無關。什麼是醬缸文化呢?不就是正事不做,專門和稀泥、欺上瞞下,只求利益,不問是非的風氣嗎?在這個敗選亟待檢討,痛下決心改造的時刻,難道主席還要縱容黨內高層搞這種「暖心護主」之舉嗎?難道主席不正是該直面你「作戰失敗」責任的時刻嗎?昨天我說了,在這個黨需要改造的時刻,很不幸的,你就是第一個需要被改造的對象。一位領軍大將,當他把國土都丟失了的時候,是沒有其他藉口再戀棧的,這是千古不移之理,不是嗎?

我步兵裸露在共军砲火下?退将看汉光反登陆演习 发现2问题

大地產商
哥哥~请你收养喵

然而假如本黨從黨主席開始,就依然還是跌在醬缸之中,黨主席不肯面對敗局擔起責任,只一味在醬缸中繼續混下去,權貴們也跌在醬缸中,繼續粉飾太平,那麼本黨的覆亡就在你我的眼前,套句老話說,這真的「無待蓍龜」的事!如果我們好好講就是講不聽,黨高層就是依然故我,那就請原諒我們只能如此直言以告了!

张善政教育政策师生都受惠 后疫情时代凝聚办学共识

烈阳化海 小说

爲何社會上對本黨的印象不好?爲何年輕人不願意加入本黨,不就是本黨的醬缸文化讓他們反感,讓他們怯步嗎?如果本黨現在年輕人好的不學,就學這些腐朽的醬缸文化,本黨還有能感動人,還能有未來嗎?

醬缸文化已經在幾十年前,讓我們丟掉了大陸,也在二十幾年前,讓我們在臺灣丟掉了政權,更讓我們在這八年中,連續嚐到了敗戰的苦果,如果還不知道問題所在,繼續讓「醬缸」擴大污染,大家就等着被丟到歷史的灰燼中去吧!杜牧的阿房宮賦,最後一句話說「秦人不暇自哀,而後人哀之,後人哀之而不鑑之,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。」朱主席,知道我們沈痛的心情嗎?(作者爲孫文學校總校長)

重生之玉石空間 小說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女神卡卡全身透视又高衩 强光下自撩裙摆辣泄蕾丝春光